APP下载
download

Android & iPhone

币种:9

交易所:21

赵东二三事:爆仓、还债、创业

链资讯分类:资讯阅读 1070
开篇闲聊:今天整理文件时发现自己很久以前看过《英雄本色》写了一些素材,不过现在我全然忘记了当时看片时的感受,只想起来一些碎片。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这部电影的英文名字是《A Better Tomorrow》,还有周润发把嘴上的汤渍抹到狄龙的嘴边。
吴宇森说导演也是诗人。拍英雄本色前这位诗人还是张彻身边的副导演,年近四十,按照社会的剧本肯定算不上一个成功人士,也许还带着点郁郁不得志的色彩。那时的周润发,媒体评价他是票房毒药。狄龙,过气邵氏影星。张国荣,没有实力的小鲜肉。这个组合在一起翻拍1967年谢贤版本的《英雄本色》。
导演借电影之口说了一句话: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他就是神。
正篇:
赵东在过去的一年多出现在各种故事和猜测里。直到昨天的一纸文书流传在网上,许多人才知道近况。今天AK在微博提了一嘴,言语中尽是可惜和感慨。可惜的是东叔没有听劝告踩了红线,感慨的是这个行业鱼龙混杂拜高踩低小人得道。
过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他东叔,也许当年在一众毛头小子的圈子里,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的过往显得他比较成熟,其实赵东的实际年龄并没有很大,是一位年轻的成功创业者。早年东叔和笑来为代表的古典互联网币圈人以车库咖啡为起点,成为了行业早期非常重要的一支创业力量。感觉也没过多少年,笑来老师淡出这个圈子重新写书带学生去了,二宝定居美国,洋洋相夫教子。
赵东一直都在这个圈子里创业,帐总是没有还清。如果提及他,肯定有两极分化的口碑。目前听到的声音都不那么正面,比较出名的是李笑来与赵东决裂追债,Dfund基金亏损,中饱私囊。还夹杂着零碎的债主讨币的声音。细节在网上都有来龙去脉。
这些经济纠纷持续时间很长,跟行业发展节奏同步。币本位不管是熊市还是牛市,一到结算期就是人性考试题。我不知道别人遇到了是怎样,反正我看到的和经历的都是人间笑话。
我和东叔没有经济往来所以不多说,也不做评论。
爆仓,还债
赵东创业路上的拼搏精神可以给满分。被爆仓破产打趴下的行业人士太多了,走上极端的大佬也不是没有。他合伙人是这样描述爆仓感受的:“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某年几月几号晚上几点,我当时在23楼,看到爆仓信息后从楼上往下看,真的有跳下去的念头。“对于爆仓本身,赵东并没有过多的隐瞒和逃避:“确实是爆仓了,我会还债的。”
他欠的“钱”大部分是“币”,在大暴涨的这几年已经N倍超出当初的法币价值。究竟欠了多少“币”,古早大玩家们有些是跟他一起投矿场,矿机,还有炒币基金,一级市场。至今也有抱怨赵东没还上帐的。那些年东叔折腾没的币现在已经是天价,远远超出了他后来赚到的钱。
创业,还债
总之说到那几年,就是看上去不太顺。赵东在这个行业里尝试了各种赛道:钱包、矿机、交易所、投资、借贷和场外交易。让他暂时摆脱债务危机的是借贷和场外交易,这有着一定的历史原因。几年前行业基础设施并不完善,尤其是94之后出入金不顺畅,场外交易成了桥梁。为了还债,用他自己的话说:“几百块利润的单子我都接。”
赵东接生意有多拼,今天一位博主是这样评论的:东叔外号赵乐天,极端喜好冒险,别人不敢接的OTC他也都敢接。
其实这话如果放在他做合约时期是成立的,激进且冒险。还账时期还算保守,也看出他想把业务正规化,他们团队KYC做的非常严格,甚至后来行业里默认的KYC标准流程都是按照他们的模板来。至于别人不敢接的OTC大单,不多说了,即便流程没有纰漏也不能证明是合规的,在红线边缘试探等于一脚踩了上去。
不能说赵东没想过风险,但权衡之下他做出了选择。AK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今时代胆小的不一定饿的死,胆大的却真的很容易撑死。”
几年前的场外交易多是点对点,没有中间商担保,知名度几乎是和业务量挂钩的。多年的从业经历带给他天然的流量,赵东团队的服务和专业度在一众游击队草台班子里算得上出类拔萃。现在可能有朋友会问为什么不开交易所?他出事那两年行业刚从一场大熊市里慢慢恢复,而且国际国内交易所竞争非常激烈,开交易所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当时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么多钱让他开交易所。借贷和场外交易启动不需要太高门槛,个人作为中间商就可以了,利润就是抽成和差价。
选择这条道,似乎是没有选择的最好选择。也是这个选择,让他出现在法制新闻。
小往事二三
我们大多数人希望他能平安度过,作为行业里的老大哥,东叔对我们这群小朋友很照顾。某年夏天我和其他交易所还有矿机商的一众商务跑会结束,路过中关村就说去东叔办公室玩,微信打了个招呼我们就叽叽喳喳的过去了。他下楼来接我们,中关村某写字楼的小电梯被我们挤的满满的。当时他应该是很忙,领着我们参观,安排同事带我们去吃饭。叮嘱了一句:“记在我账上。”
后来去深圳参加申屠青春组织的线下沙龙,他开着电脑被几个人围着,我问:“东叔你们在干嘛?”他说:“卖币呢,刚才那一下就是我砸的。”
这样直白的场景,圈里肯定不止我一个人见过。
赵东成立Dfund期间正值烈火烹油,炙手可热风光无限。有些背景的大基金一起投项目都会拉上赵东站台或者大家分一分,这期间我只在各种峰会的会后饭局见过他几次。某次散会后去机电大院附近吃烧烤,赵东来的比较晚,招呼着加菜加酒,又是一句:“我买单。”
他出事,如果是意料之中,那很多人就不会幸免。但做错事就是错了。希望行业里的老朋友新朋友,都不会有这一天。我也相信有一天赵东会重新回到这个行业。

本文来源:链财经

收藏
声明:链条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此文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 020-85563616。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匿名打赏

举报

色情
反动
违法信息
人身攻击
违规有奖活动
不实信息
其他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