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download

Android & iPhone

币种:9

交易所:21

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AMA:Phase 0 最早什么时候启动?

区块链爱好者分类:资讯阅读 955
2020年7月,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再一次在Reddit上举行AMA(有问必答)活动。本文为问答内容的节选。为便于阅读,下文对回答者的名字都做了缩写,“Justin”代表“Justin Drake”,“Vitalik”代表“Vitalik Buterin”,“Danny”表示“Danny Ryan”。
Phase 0发布时间问题
问:上一次AMA的时候,你们提到Phase 0可能在2020年7月发布。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的,当然我们却确实更接近了。从你们个人来看,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Phase 0部署上线呢?就不用说具体哪一天了,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最新的时间表。谢谢!
Justin:我希望能在启动前看到下列事项完成:
一个有超过3个客户端参与的公开测试网能平滑运行2~3个月
一个带有激励措施、鼓励大家实验攻击的网络能运行2~3个月(这里有更多细节)
bug悬赏计划能运行2~3个月
客户端间更严格的differential fuzzing测试(见此处)
上述所有事项在2020年第三季度都做不完。再加上11月26日的感恩节假期和12月假期,我觉得要在2020年推出Phase 0,最后一个可能的机会是在11月中旬,也就是4个月后。我现在会倾向于认为Phase 0启动最早、最现实的时间是比如2021年1月3日(比特币12周年)。
在这条推特中我解释过,(出于一些美好的目标)我们已经让Eth2变得对我们自己来说都有点难搞。不过,在等待黎明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可能还会有一些好东西能让你激动起来:
我们现在预计,在Phase 0启动的时候将有3~4个能用于生产环境的验证者客户端。感谢Lighthouse、Nimbus、Prysm、Teku客户端团队的努力——他们提高了生态的多样性和去中心化。
blst库正在为客户端实现best-in-class性能(例子请看此处),并将在2020年完成形式化验证。
BLS12-381硬件钱包整合已在进行中(例子请看此处),
新的保证金合约在用Solidity编写,Gas消耗可以更低。
Vitalik:不管说这话有没有用,我个人很不认可这一计划(译者注:指在2021年1月3日启动),我绝对更喜欢能在那天以前就启动Phase 0,不论我们要付出多大努力。
Eth1从推出第一个多客户端测试到启动花了4个月时间(从2015年3月底Olympic测试启动到2015年5月底Eth1启动),我会支持从Altona测试网启动(7月)后安排4个月的倒计时。Eth2 Phase 0有些地方比Eth1简单,有些地方更复杂:更复杂的PoS共识机制,但没有那么复杂的GPU导向性PoW;需要更多的优化,但没有复杂的虚拟机,等等。我倾向于认为Eth2 Phase 0更简单一些,而且在Phase 1之前,Eth2上不会有任何重要的应用,所以遭到破坏的实际风险还更低(虽然你可以说整个生态变得更大了)。所以,整体来说,我觉得没有道理认为Eth2 Phase 0的启动周期要比Eth1的启动周期更长。
Danny:说实在的,我和其他人都押注在2020年能够发布上。
(译者注:在该问题下面产生了许多回复。包括Justin也回复了Vitalik的说法,认为Eth2 Phase 0的启动还是复杂很多,而且从安全的角度来看还有不少事情没做。但大部分回复者都表示支持Vitalik的意见,或者表示不能接受Justin的预期,认为发布如果再推迟会产生信任危机,等等。后来,Justin在自己的推特上说:呼声响亮而且明确,整个社区都以在2020年发布为目标,那我们就加油干吧。)
问:Altona测试网已经运行几周了,离可能的最终测试网还有一个月时间,那么,现在大家对Altona该运行多久有共识了吗?(假设没有bug)
我们已经听到很多开发者说什么“两个月到三个月”,那我很好奇,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式的意见呢?
还有两个相关的问题:就假设要测试网要运行3个月时间好了。那Altona运行的时间算不算在内呢?还是要从最终测试网启动的那个时间点开始算呢?
Danny:在最近我跟各Eth2客户端团队的交流中,客户端团队已计划为在几周内重启一个更大的公开测试网作好准备。
我可以接受最终测试网平稳运行6~8周就行(如果事情非常顺利,而且测试网上已经出现了很多样的行为)。但是其他人可能希望看到至少运行12周。在这一点上,我会听从客户端团队的意见,因为他们所维护的软件才是即将实现的主网的安全性的最终来源。
Altona的运行时间不会算在那3个月以内,但是,提醒一句,主网的推出计划可以开始并行实施。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测试网足够稳定,那我们就可以开始部署保证金合约,主网启动的日子也可以确定下来,但这个日期仍然要依赖于当前测试网表现出来的稳定性,如果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故障,也要作相应的推迟。
有很多部分都在推行,但最终它们会齐齐整整一起到来。大部分的责任最终都是由客户端团队来承担的,所以我不会把话说死。当我们的对话越来越明显地呈现出结论时,我会写文章公开大家的计划,绝对不会让社区蒙在鼓里。
Aditya Asgaonkar:我们已经有计划启动另一个带有赏金的测试网,成功发动攻击者就可获得奖金(也就是“attacknet”)。至于Eth2规范和客户端的稳定性,一个很好的指标是attacknet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发生严重的攻击。这个“很长”到底要多长,也是一个需要小心确定的事情。我个人意见是要3个月,对安全专家、Eth1开发者、黑客爱好者等等群体来说,要3个月才能正经尝试打破这个系统。
问:现在发布保证金合约的计划是什么样的?
Carl Beekhuizen:关于在Phase 0启动之前我们还需要做什么,我觉得Justin已经回答得非常好了。
关于保证金合约的实际部署时间,如果我们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部署上去,但结果只不过是一些资金会一直锁在里面,直到各客户端准备工作就绪。
所以关于保证金合约的部署,最重要的一方面是保证对哪个地址应成为保证金合约地址达成共识。毫无疑问,日后会出现许多钓鱼合约、尝试骗人钱财,所以,让大家都知道保证金合约是哪个是非常关键的。到时候会有一个让合约启动的仪式,然后我们就可以宣布这个地址,让尽可能多的人都知道这个地址。
有很多办法能跟保证金合约交互。我就一直在开发Lauchpad,这是一个托管在ethereum.org网站上的接口,让大家能够存入保证金、成为验证者。客户端团队也在设计他们各自的保证金接口,帮助平滑化存入保证金的流程。
问:大家担不担心在Phase 0阶段没有足够多的人对staking感兴趣(因为他们的ETH要锁定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不能转账)?
Danny:我个人感觉是早期参与的个体肯定比最终参与的个体少,但已经有许多ETH持有者在跃跃欲试了。我估计达到启动Phase 0所需的最低门槛是没有问题的,但因为这个系统是一个新系统(因此有其内在风险)、锁定周期又不确定,我估计好几年才能实现锁入1000万ETH的目标。
Justin:我的猜测是我们将很容易达到50万ETH的信标链启动门槛,部分原因是早一点参与可以早一点开始拿staking奖励;部分原因是以太坊有一票狂热的粉丝会很乐意参与。
长期锁定也有一些好处。举例而言,我就希望长期锁定能过滤出那些又懂技术、又希望长期囤币的人,这样能更好地适应信标链,因为届时信标链可能出现动荡。

本文来源:链财经

收藏
声明:链条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此文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 020-85563616。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匿名打赏

举报

色情
反动
违法信息
人身攻击
违规有奖活动
不实信息
其他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