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download

Android & iPhone

币种:9

交易所:21

中本聪往事(八)110万个比特币的郁金香信托

区块链爱好者分类:资讯阅读 805
本系列将会拨开迷雾,讲述哪些围绕着比特币诞生前后的许多人密码学人物的传奇故事
作者:暴走恭亲王
前文讲述到CSW表示在社区的巨大压力下,放弃自证是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因此许多的CSW质疑者也都认为这是CSW怂了的表现,于是这场争论将可以暂告一段落。
但是没想到风云突变,Dave Kleiman的弟弟Ira Kleiman起诉CSW,指控他非法侵占了他哥哥的巨大比特币财富,而其中主要依据之一就是一份被称为“Tulip Trust(郁金香信托)”的信托基金,而里面据说CSW委托Kleiman保管了约110万个比特币。考虑到本文写作时,比特币的单价已经超过1万美元,那也就是说,该信托托管着上百亿美元的巨额数字财产。
中本聪往事(八)110万个比特币的郁金香信托
  
Tulip Trust(郁金香信托)
郁金香信托的主要内容翻译如下:
Dave Kleiman本人确认存在本协议提到的信托基金与比特币转账,且截止2011年6月9日(周四)前,其对所有软件及管理比特币的密钥有完全控制权。
协议主要提及:
1.Dave Kleiman是Craig Wright所转那笔satoshi的受托人。考虑到澳洲税收问题,这笔转账的价值定为10万美金。 
        
        
                2.Dave Kleiman已从Craig Wright处获得1,100,111个比特币,转账时价值约为10万美金。 
        
        
                3.Dave Kleiman将成立一个任何时候都由3-7人进行管理的信托基金。 
        
        
                4.所有比特币将于2020年1月1日还给Craig Wright——以公司控制权的形式。公司及信托基金将在塞舌尔进行管理。 
        
        
                5.Craig Wright知晓,在公司破产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相关权限而强行转移有价资产,且无法提供这些资产的相关信息,可视为违反澳大利亚法律。 
        
        
                6.Craig Wright同意放弃其他资产以维护这些资产,并且同其妻子(Ms Lynn Wright)达成一致,他将用其名下所有其他资产维护比特币。 
        
        
                7.本信托基金在2020年转账给Craig Wright时,账上必须持有至少10万个比特币。 
        
        
                8.Craig Wright在出现有且仅有以下情况的时候,可以申请比特币贷款: 
        
        
                · 继续研究点对点系统、IPv6以及比特币; 
        
        
                · 开展有助于比特币价值与地位上升的商业活动 
        
        
                9.本信托基金可通过五组密钥中的两组获得,其中以下几组将始终包含在其中(通过PGP指纹) 
        
        
                10.本信托另一方的挑选将不会通过Craig Wright确认。 
        
        
                11.以下条件在任何时候都可适用: 
        
        
                · 如果Dr Wright在2020年前去世,那么所有金额减去下面提到的金额以及信托基金股权将转移给Ramona Watts(译者注:Craig Wright的现任妻子) 
        
        
                · 如果Dave Kleiman去世,Dr Wright可在Kleiman去世15个月后自行决定如何调整郁金香信托及公司的股份。 
        
        
                · 没有转给Ramona Watts的金额将留用证明“澳大利亚税务局的Adam Westwood在打击Dr Wright时撒过的谎、行过的骗” 
        
        
                · 上一条是Dr Wright的原话,他明确要求写入本协议。
根据行文的特色,特别是最后关于“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条款来看,应该是CSW参与撰写无疑。这份文件最早据说是由匿名黑客发给媒体(Gizmodo),用以证明CSW就是中本聪本人。而CSW从来没有否认过该文件的真实性。
并且在社区质疑为什么他不去移动早先的比特币,用以证明他就是中本聪时,他说这些比特币已经被托管,并且通过多签私钥进行掌控,所以他个人目前无法移动其中的比特币,说的也是该信托的事情。
但这个信托究竟是否可信,是否代表双方的真实意愿,甚至是否真实存在都是有疑问的。而Kleiman为什么要帮助CSW管理,而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随着Kleiman的离世我们永远无法得知,而现在我们只能从CSW的表现,和第三方的描述来猜测真实情况。
Gizmodo的记者在采访CSW前妻Lynn时,Lynn曾经回忆说她的丈夫的确“在很多年前”在忙比特币的事情,但她指出他“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称之为比特币(bitcoin)”,而是“数字钱(digital money)”。她还证实了CSW和Kleiman之间的个人友谊:
“我知道Dave……我知道他们是朋友,他们曾经谈了一些极客世界中不同寻常的东西……但是大部分时间我都没怎么听,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而当记者特别询问了她是否认为CSW是比特币的发明者时,Lynn给了一个非常官方的回答,“我不打算就我们谈到的事情发表评论。”
早在2007年,Dave Kleiman曾担任官方CHFI(考试312-49)的技术编辑,这是一本关于计算机黑客取证调查员的学习指南。在书中提到了Craig Wright作为贡献者。这可能是证明Kleiman和CSW之间有过交往的最早证明。
在2008年,CSW与Kleiman在一起撰写了一篇关于覆盖硬盘数据机制的论文《Overwriting Hard Drive Data: The Great Wiping Controversy》,其中也提到了一些其它技术内容。Paige和Conrad因此也知道CSW与Kleiman是彼此认识的,所以当在Kleiman的去世几天后,Paige和Conrad给所有他们认为Kleiman认识的朋友和同事之间发送了邮件,来告知此事。
而CSW也是这封邮件的收件人之一。当时无论是Paige还是Conrad都认为Wright和Kleiman可能只是普通朋友,或者是工作关系之类的情况,所以当他们在YouTube上看到CSW在讲述自己与Kleiman之间的关系后,大吃一惊。CSW在视频中,讲述他知道Kleiman的死讯之后,流出了眼泪,说道
“我很自豪的说我认识Dave Kleiman……我会想你的,Dave。你是我的朋友,我会想你的。”
这段视频已经无法在Youtue上看到,据说在2015年12月,也就是媒体开始获得黑客爆料说CSW是“中本聪”的同时,CSW自己删除了他在2013年YouTube上悼Kleiman去世的视频,虽然我们并不清楚他删除这段视频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但有人猜测或许是因为这段视频中,似乎有暗示Kleiman对于他曾经的工作很重要。之后,CSW还声称Dave Kleiman因为美国政府没收了他在哥斯达黎加比特币交易所Liberty Reserve的资产,所以导致生活变得贫困潦倒。
Liberty Reserve(自由储备银行)是一个在哥斯达黎加的早期数字货币服务提供商,允许用户注册并汇款给其他用户,用户只需要提供名字、电子邮件和出生日即可。该公司会将存入的款项“转换”为“自由储备美元”或“自有储备欧元”。
这种服务有点像现在数字货币中的稳定币服务,在早期很多人使用它的服务来买卖比特币。而在2013年5月,被美国联邦检察官根据“爱国者方案”关闭。据说,其结束时有超过100万用户,其用户损失高达数亿美元,该网站先后共传输了约60亿美元。因此自由储备银行的案件被称为“可能是由美国带出有史以来最大宗的美元洗黑钱案件。”
中本聪往事(八)110万个比特币的郁金香信托
Liberty Reserve尚未被关闭时的网站

而Dave Kleiman离世的时间要早于Liberty Reserve关闭的时间,而其经济窘迫要在更早的时间,所以貌似CSW指出的理由并不成立。

作为Kleiman最好的朋友,Paige声称实在是不知道他们之间竟然有如此密切的关系,但还是表示,Kleiman作为一个一直生活在互联网上的计算机安全专家,也许和另一个半球的同胞保持一段密切而隐私的关系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在几个月之后,Paige和Conrad的商业邮箱中都收到了一份邮件,这是一份来自澳大利亚的电子邮件,通知他们说,他们已故的合作伙伴Kleiman不再合法的隶属于一家名为 W&K Info Defense Research的公司。他们二人完全不知道这个公司的存在,但由于该邮件仅仅是通知他们,而不需要执行任何动作,所以他们也就没再放在心上。

从公开记录可以查询到,W&K 于2011年在棕榈滩郡成立,Dave Kleiman是其注册者,而注册地址是Kleiman的家庭地址。而在2014年,它被恢复为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一个新的注册者、新的注册地址,并且CSW旗下的一家公司Coin-Exch被列为“授权者”。

在一个黑客提供给媒体的几分钟会议视频片段的文件中,也提到了W&K这家公司。在视频中,CSW会计师John Chesher 将W&K称为“为比特币挖矿而创建的公司实体”,并指出CSW与Kleiman共同创立了这家公司。
中本聪往事(八)110万个比特币的郁金香信托
  
2011年 W&K Info Defense Research公司的注册信息
中本聪往事(八)110万个比特币的郁金香信托
2014年 W&K Info Defense Research公司的注册信息

此外John Chesher还提到了CSW庞大的比特币财务,并且说Kleiman可能也积累了类似的金额。它部分内容如下:

Craig Wright已经挖了很多的比特币。然而Craig把这些比特币放入了塞舌尔信托基金,其中一部分被放在了新加坡。这都是在英国运营的实体。Craig大约有110万个比特币。就是说在当时,大约有10%的比特币都在他那里。Kleiman先生本来也有类似的数额。然而,Kleiman先生在那段时间里去世了。

Paige和Conrad在与CSW的下一次沟通仍然还是非常奇怪。他们证实在Kleiman去世后的10个月后,也就是2014年2月,CSW发给他们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们,他曾经和Kleiman工作的一个神秘项目。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Kleiman曾经挖出了大量的比特币,数量大到“没办法直接在邮件里面说”。

CSW要求他们能够确保Kleiman的电脑受到安全的保管,还希望他们检查一下硬盘里面是否有wallet.dat(比特币钱包的核心存档文件)这个文件,因为这里面包含了比特币钱包软件相关的账户信息。

在随后Paige和CSW打了一个电话,Paige表示自己非常困惑,希望CSW能够提供更多关于他和Kleiman合作的信息。而此刻,Paige说道,CSW用一种隐秘的口吻悄悄的问了一句,“我可以相信你吗?”

根据Paige的说法,CSW最终告诉他Kleiman 就是比特币的创造者。但是之后,他有澄清说这个加密货币是由一群人所创造的,而这其中包括Kleiman。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话,也就是说Kleiman很可能在他死去之前已经拥有了巨大的财富————就算他仅仅拥有传说中中本聪百万比特币的一半,这在他死前也价值约50亿美元。

Wright向Paige明确表示他并不是想要这笔钱————他仅仅是想要确保这笔钱已经被计算为了Kleiman的遗产,而不是在一个硬盘里面落灰。

Paige说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是被完全震惊了,他没想到他的朋友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成就,但不久后他就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Paige一直称Kleiman是天才,他觉得Kleiman在计算机安全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建树,对于设计比特币协议所需要的技能是完全一致的。

但是我们必须面对一个巨大的疑问,在另一封Paige在2014年发给CSW的电子邮件中显示,Paige提到在他所有的记忆中,Kleiman仅仅向他提到过一次比特币,他无法记得在和Kleiman之间的任何对话中提到过数字货币这个话题。

并且根据所有认识Kleiman的人的说法,Kleiman非常需要钱,不仅他自己的房子被银行取消了抵押品赎回权,导致了他在医院里面度过了近三年的时间。如果说Kleiman真的是中本聪的话,或者说是中本聪们之一的话,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兑换过这笔财富呢?哪怕只兑换一点也可以轻易改善他的生活。而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和伙伴,Paige和Conrad从来就没有搞清楚这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而CSW在与Dave Kleiman兄弟 Ira Kleiman接触之后,就不再和Paige和Conrad进行任何联系。Ira是Dave Kleiman的遗嘱执行人,由于遗嘱是在2003年就已经完成,所以自然里面没有涉及比特币的内容。Ira Kleiman始终拒绝谈论他是否拥有Kleiman那个神秘的U盘,周围的人认为Ira非常注重个人隐私,他拒绝和记者面谈或者电话采访,他一般都选择电子邮件和短信的方式和记者进行交流,并且内容都非常谨慎。

他表示,CSW在他哥哥去世后曾经联系过他,表示自己和他哥哥一起参与创建了比特币,并且还提供了若干个不同来源的文件来证明这件事情。然而,Ira拒绝提供有关这些文件的任何具体信息,他也没有表示相信或者不相信Wright的话。

由上面的情形可以看出,在CSW没有说出他和Kleiman合作之前,Kleiman身边所有的人都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而显然Ira kleiman更不可能知道,如果这一切是真实的话,110万个比特币意味着多大的财富,于是CSW告诉Ira说,他哥哥生前已经签署了一些文件,同意在其将自己持有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转让、出售或者归还给了CSW自己。

面对一大堆公司变更和法律文书,Ira可能刚开始也是有些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随着2017年底比特币价格的暴涨到2万美元,以及“中本聪”事件在媒体越炒越热,Ira Kleiman可能终于意识到之前所有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好在一切还都有挽回的机会,Ira Kleiman 发现CSW提供他的这些文件(包括一份知识产权协议、一份贷款奇缺合同和一份出售企业持有商业股份的合同)中,他哥哥Dave Kleiman的签名很可能是被伪造的。
中本聪往事(八)110万个比特币的郁金香信托
于是在2018年2月14日,这一天正好是情人节,Ira Kleiman在佛州南区法院起诉CSW,指控他在和Dave Kleiman合作期间一直在操控运营,并匿藏了本应该属于Kleiman的比特币。

本文来源:铅笔

收藏
声明:链条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此文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 020-85563616。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匿名打赏

举报

色情
反动
违法信息
人身攻击
违规有奖活动
不实信息
其他

举报